2名女童饿死家中续:父亲见到遗体号叫太狠(4)

>>监狱里警察说

孩子不在了

看着再过刑期将满,李文斌计划了很多事情。他曾想过,带两个女儿大吃一顿,好好玩玩。

可噩耗来了。6月22日下午1点多,李文斌家所在辖区派出所一位副所长来到监狱,告诉他两个女儿“没了”。

“虽然他没说死因,但我猜弄不好是饿死的”,9月3日,李文斌说。那几天在狱中,李文斌不吃不喝的,一直发呆,度日如年。他有时幻想,会不会警方在骗他?

8月26日,李文斌终于刑满。早上10点钟,辖区司法、公安、社区等部门的人来接他回家,打开房门一刹那,他惊呆了。

房间死一般的安静,没有两个小孩的打闹。墙面特别白,原来给孩子贴的小星星也不见了。一看都知道是重新粉刷过的,锅碗瓢盆,两个孩子的衣服、床、桌凳、被褥、甚至窗帘都是新的。他明白了,“警察说的是真的”。

警察走了,他看到单元楼每家房门外都绑着一根红布条,他知道那是辟邪的。对面的张姓邻居也搬走了,这个邻居对他们最好,经常救济他们。碰到社区的人,大家只是礼节性问一声“回来了”,匆匆而过。

晚上,一个人睡在空荡荡的房间内,李文斌怎么也睡不着,“一闭上眼睛,就听到大女儿喊爸爸,小女儿哭叫着拍门”。

出狱后,社区要给李文斌1000块钱,他死活不要:“两个孩子都没了,我要钱干啥”。社区干部给李文斌安排了清扫垃圾的工作,本来9月3日要上班,他没有心情干。

事发两个多月后,李文斌家楼道内大部分邻居家门的把手上,红布条依然。李文斌位于5楼的房间布置一新,筷子、锅、铲子上的包装和商标都在,卧室房门上的锁已经不见了,只留下一个大洞,李文斌说和乐燕打架时,被他踹坏的。社区还给他买了一张桌子4把椅子,一把椅子李文斌摆在卧室放东西,其他3把椅子整齐地放在客厅。洗手间的拐角放着刷牙杯子,里面一个牙刷,其他几个新牙刷没有拆掉包装。

马桶上的坐垫已经卸掉了,里面漂着一根烟头。两个孩子的卧室,社区花450元钱重新定做了窗帘,拉开窗帘,对面楼上和楼下的情景尽收眼底。

>>乐燕涉嫌杀人

羁押时查出又怀孕

在此期间,南京市公安局和南京市检察院陆续给李文斌发送了许多法律文书。

警方对两个孩子进行尸检后,排除了机械性损伤和常见剧毒致死的可能。结论是,不排除两孩子因脱水、饥饿、疾病等因素衰竭死亡。DNA显示,大女儿不是李文斌的亲生女儿,二女儿是李文斌和乐燕的亲生女儿。

法医还认为,“被鉴定人乐燕系精神活性物质(毒品)所致精神障碍,作案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”。

对这个结果李文斌很愤怒,他认为乐燕“活活就是精神病,恨死她了”。警方还说,乐燕在案发后检查出怀孕一个多月,她曾经给警方提出要打掉孩子。

8月2日,南京市检察院作出决定,对乐燕进行监视居住,罪名是涉嫌故意杀人罪。李文斌听说乐燕就在附近某个地方羁押,有专人看守。李文斌猜测,对乐燕实施监视居住的原因可能因为她怀孕吧。

最令李文斌牵挂的是,他的手机里存有先前给两个女儿拍的数十张照片。他入狱前,法院当着他的面将手机交给了辖区派出所民警,让派出所民警将手机给他带回家。

出狱后,李文斌多次向派出所要自己的手机,派出所说将手机给乐燕了。但是李文斌回到家里死活找不到这个手机,他猜测第一可能是派出所没有将手机交给乐燕;第二是社区打扫房间卫生时,没注意将手机当垃圾扔了。